算盘子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熊猫金控深陷网贷泥潭抽身难下【CICEE】

时间:2022-11-24 来源网站:算盘子财经网

熊猫金控深陷网贷泥潭抽身难(下)

熊猫金控深陷网贷泥潭抽身难(下)

摘要

财经资讯分享:熊猫金控深陷网贷泥潭抽身难(下)重点介绍“金蝉脱壳” 梳理资产清单可以发现,漩涡中心的赵伟平早已开始筹划抽身,但能否如愿另当别论。 2018...熊猫金控深陷网贷泥潭抽身难(下)解读财经消息,获取金融知识,就在金库资讯。“金蝉脱壳”

梳理资产清单可以发现,漩涡中心的赵伟平早已开始筹划抽身,但能否如愿另当别论。

2018年12月8日,湖南联合创业律师事务所在熊猫金控重大资产出售法律意见书上曾披露,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所控制的其他企业主要包括银河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市银河控股有限公司、三亚银河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广州市攀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广州攀达”)、广州银湖公馆酒店有限公司(下称“银湖公馆”)、米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

不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显示,2018年8月16日,赵伟平曾控制的广州攀达企业类型已经由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改为法人独资,股东信息变更为由深圳爱新国际教育有限公司100%持有,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关云平;广州攀达所控股的银湖公馆法人也于2018年11月变更为关云平。

赵伟平如何在资产已经过户的情况下控制上述两家企业?

一位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股权代持或协议控制,也可能是律师出具法律意见书前的尽职调查有疏漏,或者实际控制人涉嫌信息披露违规,“事实如何,恐怕需要证监部门或交易所介入,才能真相大白”。

与此同时,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多渠道获悉,赵伟平在P2P困境的重压之下,已经萌生去意,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筹划出让熊猫金控控股权。

在上次的直播中,赵伟平曾透露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已经介入处理坏账。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悉赵伟平也有意找国资接盘上市公司,但后因国资“出不起价”而告吹。

从“壳价值”角度来说,熊猫金控是资本市场公认的好壳,市值20亿左右,公司股权结构较集中,赵伟平控制上市公司44.59%股份,其余股权分散。截至2018年9月30日,熊猫金控负债总额2.95亿,资产负债比率29%。

但是,赵伟平想把熊猫金控控制权卖出高溢价,只能在剥离互金资产的前提下,因为很难找到意向方愿意在上述互金资产爆雷规模未明的情况下接盘。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多个渠道证实,赵伟平急于从上市公司出清互金资产的目的是为了卖壳,以期“金蝉脱壳”。

查阅公开资料可以发现,熊猫金控如果按计划全面剥离互金业务后,实际离无主营业务的“净壳”相去不远。

公告显示,熊猫金控出售银湖网后,上市公司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主要业务均已出售。截至去年三季度,产生营收的孙、子公司仅余从事烟花进出口的江西熊猫烟花有限公司(下称“江西熊猫”)一家。截至2018年9月30日,江西熊猫净资产1608.67万元;营业收入7297.44 万元,本期该公司盈利275.63万元。

因为政策及转型原因,熊猫金控此前早已将主要烟花资产剥离。与此同时,熊猫金控表示,正努力寻求新的业务支撑上市公司可持续发展。

此外,将状况频发的互金资产剥离后,有利于上市公司股价稳定,避免股价持续下跌引发股权质押风险。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近期监管部门双管齐下,实际上已在短期内锁死赵伟平“脱壳”的可能。熊猫金控3月11日晚间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赵伟平近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泄露内幕信息,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赵伟平立案调查。

根据证监会《上市公司大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的规定,上市公司或者大股东因涉嫌证券期货违法犯罪,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期间,以及在行政处罚决定、刑事判决作出之后未满六个月的,上市公司大股东不得减持股份。协议转让受前述规定的限制。

此外,银湖网的转让也被相关监管部门叫停,银湖网如果不能剥离出上市公司,熊猫金控同样难在资本市场找到接盘方。

路在何方

熊猫金控的前身浏阳花炮股份有限公司,是由浏阳市对外经济贸易鞭炮烟花公司改制而来。2001年,浏阳花炮在上交所正式上市。2006年,赵伟平以约1.53亿元收购浏阳花炮52.39%股权,成为控股股东。

赵伟平曾称从没想过离开烟花行业,但实际情况却大相径庭。从烟花制造,到影视业(2013年),到互联网金融(2014年),再到新能源(2018年);公司名称从“浏阳花炮”到“熊猫烟花”,再到“熊猫金控”。三番五次的变招,也让这家公司是非不断。

Wind统计显示,自2006年以来,熊猫金控披露的违纪违规方面公告共计13次,涉及到挪用募集资金监管函、抽逃出资情况的监管函、未披露实控人一致行动关系、立案调查、立案稽查等。与之相伴的是,各种行政处罚决定书及整改报告。

自入主熊猫金控以来,赵伟平曾多次进行高位套现。据统计,在2008年12月至2010年1月期间,赵伟平先后14次减持公司股票,合计套现约6.99亿元。2010年11月25日,时任公司董事长的赵伟平因信息披露问题和短线交易被证监会罚款15万元,并责令返还短线交易收益。2011年7月,赵伟平辞去董事长职务。

2013年前后,文化影视风气,当时的熊猫烟花恰逢其时地停牌启动重组。当时披露的预案为,公司拟以9.17元/股的价格发行约6000万股,向万载华海收购影视企业华海时代100%股权,交易总价为5.5亿元,溢价率超800%。

当时,熊猫烟花的这次高溢价跨界备受外界质疑。不过,熊猫烟花的股价,却在质疑声中连续涨停。二级市场显示,在重组预案披露前后,熊猫烟花的股价从8元/股,最高时冲到15.4元/股,区间涨幅近乎翻倍。

转型跨界引发股价暴涨之后,熊猫烟花随后又宣布终止对华海时代的重组。公司方面解释是,因为重组环节复杂,工作量较大,各方无法在期限内完成相关工作,同时价格没谈拢,最终选择放弃。

2014年前后,随着互联网金融在国内蓬勃发展,当时的熊猫烟花又趁机转型互联网金融。2014年8月,赵伟平绕过上市公司信披的指定渠道,在由熊猫烟花主办的烟花行业金融研讨会上表示,熊猫烟花未来将把金融作为主要业务,熊猫烟花的名称也可能变更,甚至可能将注册地址迁往北京。并且在年底前要将旗下P2P平台银湖网的注册资本从目前的1亿元提高至5亿元。

上述信息一经媒体报道,受到市场广泛关注。尽管熊猫烟花随后发布澄清公告,但公司股价却在澄清声中上演了翻倍行情。赵伟平未通过指定方式发布影响市场的重大消息,也引发了又一轮涉嫌信披违规的质疑。上交所的问询函、监管关注决定也随之而来。

2018年下半年以来,网贷行业频频“ 爆雷 ”,熊猫金控见势不妙,又准备转战新能源领域,并宣布收购南通欧贝黎新能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另一边,对熊猫金控旗下的金融平台进行处置,包括转让湖南银港咨询管理有限公司70%股份、浏阳银湖投资有限公司100%股份、广州市熊猫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100%股份、莱商银行3.33%股份,银湖网100%股份等。

不过,赵伟平这一次抽身却不太顺利。P2P平台深陷兑付危机,转型新能源草草夭折,银湖网剥离又被叫停,“卖壳”计划破产。

上海市好的装修公司

家装哪家好

上海高端装修公司

十强装修公司